长江主轴景观带再添新色 杨泗港长江大桥穿上“金秋黄”外衣

分类:
新闻快递
作者:
来源:
长江日报

19日,杨泗港长江大桥桥体涂装工作完成,犹如“金龙出水”一般     长江日报记者任勇 航拍

 

  经过2个多月的紧张施工,19日下午,由仙桃城投集团投资建设的杨泗港长江大桥正式涂装完成,整座大桥披上了金秋黄的“外衣”,在阳光下十分亮眼,与鹦鹉洲长江大桥的国际橘相互呼应,成为长江上最动人的风景线之一。
 
  中铁大桥局杨泗港长江大桥主桥工区技术负责人林博学介绍,大桥从5月中旬开始涂装,主要部位包括钢箱梁、两个主塔和部分引桥,采用滚涂和喷涂两种方式。
 
  “施工要面对高空作业、高温作业、水中墩作业等困难,高空和水中没有作业平台和通道,我们在水上搭设了浮筒平台,高空则利用挂篮,在安装挂篮期间人员需要爬近200米高的主塔上下班。”林博学说。
 
  长江日报记者看到,每个塔柱四周各挂了一个吊篮,操作工人系着安全绳,拿着滚筒来回涂装施工。由于吊篮长度有限,不能一次施工完一个侧面,一段施工完后,工人又移动吊篮到另一位置继续施工,直至整个桥下横梁两侧涂装完毕。
 
  “我们经常做这个,已经习惯了,在高空涂装就和地面作业一样,心理都适应了。”在大桥上干了20多年的朱超辉告诉长江日报记者,他先后参与了鹦鹉洲长江大桥、白沙洲长江大桥和天兴洲长江大桥等的涂装,去年8月,他来到杨泗港长江大桥参与涂装。
 
  像朱超辉一样参与大桥主塔高空涂装的有30多个工人,从早上5时30分到11时30分,下午3时到6时都在空中作业。“武昌岸下游主塔的涂装从8天前开始,涂装分为五道工序,干完一道工序要隔16小时再涂。”朱超辉介绍,看着大桥每天不一样,心里既高兴又期待。
 
  汉阳侧现场技术管理人员刘建国介绍,此前杨泗港长江大桥的钢箱梁涂装采用喷涂施工,用彩条布全封闭,减少对周边居民的影响。但主塔由于没有封闭条件,且高空风力较大,喷涂时油漆颗粒会到处飘散,所以采用滚涂施工,尽量减少对环境的污染。高空作业时,施工人员两人一组,带好水源和防暑降温药品,每半小时换班一次,以保证工程进度、施工安全和作业质量。
 
  虽然大桥整体是金秋黄,但钢丝绳吊索并没有涂装成黄色,对此,杨泗港长江大桥总设计师徐恭义解释,因为钢吊索的设计寿命是25年,今后是必须周期更换的构件,涂装对吊索并不会起到更多的保护作用,再加上钢丝绳反复受力变形易将油漆挤破,从环保性和实用性来说,都没有必要进行涂装,这也是国际上的最新做法。
 
  为何鹦鹉洲长江大桥的吊索有涂装?徐恭义表示,因为两座大桥吊索的结构构造不同,鹦鹉洲长江大桥吊索采用的平行钢丝,内部的钢丝如同“挂面”,外面还包裹了PE保护套,涂装不会被挤破,杨泗港长江大桥的吊索钢丝绳如“麻花”,外面也没有保护套,所以可以不涂装。
 
  据介绍,杨泗港长江大桥汉阳侧主塔涂装面积约18840平方米,相当于45个标准篮球场的面积,武昌岸主塔涂装面积有22000平方米,相当于52个篮球场大。
 
  大桥涂装、主桥伸缩缝安装、人行道踏板铺设等附属工程完成后,杨泗港长江大桥计划于今年9月底通车。
 
  长江日报记者王谦 王慧纯 通讯员吴优
 
  链接>>> 
 
  仙桃的桥是七彩的
 
  仙桃两江交汇,除了桥多,桥的色彩也多。长江和汉江的桥的颜色已有金秋黄、国际橘、大红、普鲁士蓝、铜黄色、白色、灰色等多种颜色,仙桃的桥梁可以说是多姿多彩。
 
  铜黄色:仙桃长江大桥
 
  白色和灰色:仙桃长江二桥;白沙洲长江大桥;仙桃军山长江大桥;阳逻长江大桥;天兴洲长江大桥;仙桃沌口长江大桥;月湖桥等
 
  国际橘:鹦鹉洲长江大桥
 
  大红色:晴川桥
 
  普鲁士蓝色:古田桥
 
  (长江日报记者王谦 王慧纯 通讯员吴优)